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济宁职业学院一女学生卖淫被曝!细节公布

作者:沙龙官网 发布时间:2020-09-18 00:33 浏览次数:

  近日,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消息,济宁王宁引诱、介绍多人多次卖淫,企图以胁迫手段强奸妇女,涉嫌引诱、介绍卖淫罪,强奸罪,被判刑!案件细节公布…

  被告人王宁,男,1989年10月12日生于山东省济宁市邹城,汉族,大专文化,重汽集团轻卡部有限公司总装部底盘二线一班合同工,被羁押前住济南市,户籍所在地山东省济宁市邹城。因涉嫌犯强奸罪于2019年3月31日被刑事拘留,因涉嫌犯介绍卖淫罪于同年5月8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济南市第二看守所。

  2016年9月至2019年3月,被告人王宁假冒女性分别注册新浪微博账号“济南模特招聘日3000”“济南商务模特日薪3000”和微信账号“商务高端模特经纪人”“牛牛”“商务模特小号”,通过58同城等网站向社会推广,或接受他人咨询、或主动联系他人,以招聘兼职人员、商务模特的名义先后与何某等近百名青年女性相互添加好友并引诱卖淫,成功后即推荐给以王宁实名注册的微信账号。

  2017年1月至2019年3月,被告人王宁数百次介绍何某等数十名卖淫人员向韩某1等嫖娼人员卖淫,王宁每介绍一人(次)通过其微信、支付宝账号收取500元至1000元介绍费,先后数百次收取介绍费共计30余万元,用于偿还个人贷款和生活支出等。

  2018年夏季至2019年3月30日前,被告人王宁以其暗中拍摄的与何某的性爱视频相要挟,继续向何某介绍嫖娼人员未果,后以删除该视频相要挟,欲与被害人何某发生性关系。2019年3月30日晚上,王宁在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亚朵酒店开好房间,何某带朋友到房间控制王宁并删除了其手机上的性爱视频后报警。

  2019年3月30日在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亚朵酒店内,侦查机关将被告人王宁抓获。

  公诉机关就起诉指控的上述事实,向法庭出示了物证手机、笔记本电脑等,书证银行卡交易明细,手机聊天记录、视频等,现场勘查工作记录,证人赵某等人的证言,被害人何某的陈述,被告人王宁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宁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应以引诱、介绍卖淫罪,强奸罪(预备)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1)证人叶某的辨认笔录,证明经叶某辨认,被告人王宁就是给其多次介绍嫖客的人,韩某1就是2017年6月5日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郭某1、井某就是2018年8月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2)证人郝某的辨认笔录,证明经郝某辨认,韩某1就是2018年5月王宁给其介绍在上海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郭某1就是2018年6月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3)证人张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经张某1辨认,韩某1就是2017年11月王宁给其介绍的在上海伴游并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李某3就是2017年国庆节前后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4)证人王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经王某1辨认,王宁就是给其多次介绍嫖客的人,韩某1就是2017年7月28日与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郭某1就是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5)证人李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经李某1辨认,王宁就是给其介绍嫖客的人,崔某就是2019年3月22日王宁给其介绍的和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6)证人李某2的辨认笔录,证明经李某2辨认,王宁就是多次给其介绍嫖客的人,崔某就是2019年3月份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郭某2就是2019年春节前后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7)证人王某3的辨认笔录,证明经王某3辨认,王宁就是给其多次介绍嫖客的人,郭某1就是2018年12月12日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8)证人张某2的辨认笔录,证明经张某2辨认,王宁就是给其介绍嫖客的人,郭某2就是2018年12月4日与其发生性关系的人。

  (9)证人韩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经韩某1辨认,王宁就是给其介绍卖淫女的人;王某1就是王宁给其介绍的去天津的卖淫女;张某1就是王宁给其介绍的从济南去上海的卖淫女;郝某就是2018年5月份,从济南坐高铁去上海的卖淫女。

  (10)证人郭某1的辨认笔录,证明杜冰洁就是2018年7月份,王宁给其介绍的财经大学的卖淫女;郝某就是2018年9月2日王宁给其介绍的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王某1就是2018年5月12日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张某2就是2018年8月12日与其在菏泽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叶某就是2018年8月12日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山师大的卖淫女。

  (11)证人王某2的辨认笔录,证明经王某2辨认,王某1就是2017年8月份,其支付“高薪模特招聘”500元定金,与其在高新万达附近酒店发生性关系的人。

  (12)证人韩某2的辨认笔录,证明经韩某2辨认,李某2就是2018年5月份,“高端商务模特咨询”给其介绍的卖淫女;王某1也是“高端商务模特咨询”给其介绍的卖淫女。

  (13)证人崔某的辨认笔录,证明经崔某辨认,王宁就是给其介绍卖淫女的人;李某2就是2019年2月份,在高新区丽枫酒店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李某1就是2019年3月份,在高新区丽枫酒店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郝某就是2018年二三月份在高新区丽枫酒店与其发生性关系的卖淫女。

  (1)证人叶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2月底,因为比较缺钱,其通过微博搜到了一个“高端模特招聘咨询”的微信,对方说是陪有钱人玩,其没同意。大约两三个月之后,其又找对方说想挣点钱,对方给其推送了一个叫王宁的微信,后来王宁说只要放开就很容易挣钱,他介绍的都是学生,跟着他跟安全。过了不到一个月,其着急想挣钱,就让王宁给其介绍客户,王宁要求必须让他先试试活好不好,就和其发生了性关系。2017年4月4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客户,对方通过支付宝给其支付2000元,介绍费对方直接给王宁了。2017年6月5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叫韩某1的客户,对方通过微信给其转账3200元,其将其中的500元通过微信转给王宁。2018年8月26日,其通过王宁又找了一个叫井某的客户,客户给其转账3000元,其将1000元转给王宁。2018年8月28日,其通过王宁又找了一个微信叫乐驾郭总的嫖客,对方给了其1500元嫖资,说他已经给了王宁500元介绍费。

  (2)证人郝某的证言,证明大约2018年初,其在58同城咨询王宁兼职模特的事,然后王宁以“试活”为名与其发生了性关系。后来,王宁还多次威胁其,要其不要相信男人的话,要趁着年轻多赚钱等方式给其洗脑。大约2018年5月份,王宁给了其一个电话,其与嫖客在高新万达丽枫酒店见面,对方通过微信给其转账4000元,微信名好像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其回家后,通过微信转给王宁介绍费1000元。后来王宁又给其介绍了一个嫖客,其和嫖客发生性关系后,王宁转给其3000元。6月份左右,王宁又给其介绍了一个客户叫郭某2,嫖客通过微信转给其2000元,其和嫖客发生性关系后,王宁通过微信转给其1000元。2018年5月份,王宁说有个叫韩某1的客户去上海,其和嫖客在上海见的面,王宁给了其3000元,嫖客给了其3000元,后来王宁让其问嫖客要钱,嫖客说已经把两天的6000元和介绍费都给了王宁,那个嫖客还是给了其3000元,说他再找王宁,后来怎么弄的其就不知道了。其看了一下微信转账记录,王宁第一次给其介绍嫖客是2018年2月6日,王宁给其转账3000元嫖资;第二次是2月17日,在万达丽枫酒店,嫖客名叫崔健,王宁给其转账3000元嫖资;第三次是2月18日在文化东路亚朵酒店,嫖客给其4000元嫖资;第四次是2月23日,嫖客是郭某2,王宁给其嫖资3000元;第五次是3月3日,嫖客李某3给其嫖资4000元,其给王宁转账1000元;第六次是4月8日,嫖客给其嫖资3000元;第七次是陪韩某1去上海那次,王宁给了其3000元,韩某1给了其8000元。

  (3)证人张某1的证言,证明2017年9月底,其在58同城上找兼职,一个微信名为高薪模特招聘咨询的微信联系其,让其加王宁的微信,王宁带其到了洪楼银座后面一个公寓,说介绍工作就是卖淫,其同意后,王宁说必须先和他发生性关系试一下,其就和他发生了性关系。2017年国庆节后,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嫖客叫李某3,嫖客见面后先给其500元小费,并说钱已经给王宁了,发生性关系后,王宁给其嫖资2000元。2017年11月份,王宁给其一个叫韩某1的微信,其和韩某1在上海待了五天,王宁共给其12000元。2019年1月份,王宁又给其介绍了客户李某3,在宾馆里李某3给了其2000元现金,给了王宁1000元定金。

  (4)证人王某1的证言,证明2016年9月,其同学说有做兼职的,就把王宁的微信推送给了其,微信名叫“济南高端商务模特”,过了几天,王宁去学校找其面试,然后其和王宁就发生了性关系。过了没几天,“济南高端商务模特”让其去宾馆,一个嫖客和其发生了性关系,“济南高端商务模特”给其转账4000元。2017年3月15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叫“百事可乐”的微信,这个嫖客给其转账3000元,王宁给其转账300元,其又给王宁转账800元。4月11日王宁为什么给其2200元,其记不清了。4月27日,一个人给其2350元,也应该跟王宁有关。6月2日,王宁给其2500元,其去的草山岭嫖客家里,发生完性关系第二天其就离开了。6月10日,在高新万达,一个嫖客给其转账2000元;6月15日,王宁给其2500元,其和郭某1发生了性关系。6月16日,王宁给其介绍了韩某1,韩某1给了其700元;6月30日,一个嫖客给其2000元,其转给王宁500元;7月9日,上次那个嫖客给其3000元,其给王宁1000元;7月10日,王宁给其2000元嫖资,其在嫖客家里和对方发生了性关系;7月24日,王宁给其嫖资2000元,其去的全季酒店;7月28日,韩某1给了其3000元嫖资,其给了王宁1000元;8月1日,微信名THO给其嫖资2000元,其和嫖客在宾馆里发生的性关系;2018年2月8日,王宁给其嫖资3000元,其去临沂陪的崔健;5月18日,其收取了3500元,转给王宁300元,但忘记嫖客信息了;5月19日,崔健给其2000元,其忘记有没有去临沂了;8月5日韩某1给其嫖资4000元;12月11日,济阳一个嫖客给其8000元,其给王宁1000元;2019年3月6日,其在广州接了一个嫖客,给了其3000元嫖资,其给了王宁1000元。

  (5)证人李某1的证言,证明2019年2月,其在58同城浏览求职方面的信息,联系了招聘礼仪模特的网名,对方说是要和有钱人睡觉,其就拒绝了。她就说陪男朋友睡觉一分钱也得不到,还没有结果,毕业就分手了,很多大学生想开了,陪有钱人睡觉一晚上就3000元,他们那一个姑娘一个月就能赚上万元,还把别的女孩陪客户赚钱的转账截图给其看,她推送一个微信号给其让其找他并面试。三月十几号的一个下午,给其面试的人接其去洪家楼后面的一个公寓,其不敢进去,他就一直做其的思想工作,后来其就上去了,他要跟其“试活”,其没有同意。后来,高薪招聘模特的女人给其介绍了一个人让其去见见,2019年3月22日一个叫崔某的人加其微信(微信名“一二三次五六七”),后来这个嫖客带其去丽枫酒店发生了性关系,第二天王宁给了其2000元,王宁之前跟其说过介绍成功一次,他要收取1000元介绍费。

  (6)证人李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6月份其在微博上搜索模特兼职之类的求职信息,找到了一个“济南模特招聘”的人,对方给了其一个“高端商务模特咨询”的微信,这个微信又向其推送了王宁的微信。暑假期间,“高端商务模特咨询”多次发信给其,说其手里有男客户,陪客户赚钱很快,很轻松,找个男朋友睡觉一分钱也没有,陪客户一次就能赚5000元。10月份,其去找王宁面试,在王宁的公寓里和他发生了性关系。大约十一月中下旬,“高端商务模特咨询”给其介绍了一个微信名“百事可乐”的客户,微信转给其3000元,其与客户发生了性关系。12月份,“高端商务模特咨询”又给其介绍了叫崔浩的客户,并给其转账3000元,随后其与崔浩发生了性关系。也是在12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微信叫“一二三次五六七”的客户,在高新区丽枫酒店,这个客户给其2000元现金,王宁微信给其1000元,其与客户发生了性关系。2019年春节以后,王宁给其推送了一个叫乐驾什么的微信,发生性关系后,这名嫖客给其转账2000元,其给王宁转了500元介绍费。

  (7)证人王某3的证言,证明2018年12月,其在58同城发布简历想找彩妆模特的工作,有人给其发了一个微信号,微信名是商务高端模特经纪人,这个微信让其去洪家楼后面海蔚广场的一个公寓面试,王宁要和其发生性关系试试其适不适合这份工作,其没同意就走了。第二天商务高端模特经纪人不断给其洗脑,说跟男友做爱,一分钱拿不到,陪别的男的睡觉会得到很多钱,还发了其他女孩的转账交易截图,其就同意陪客户睡觉了,第二天其就和王宁发生了性关系。2018年12月11日,王宁给其推送了一个叫郭某2的嫖客微信,在龙奥附近的一个酒店,其和这个嫖客发生了性关系,嫖客微信转给其2000元,其转给王宁500元介绍费。离开郭某2后,王宁又给其了一个姓崔的客户,其和对方发生了性关系,王宁转给其3000元。12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万达的老总,嫖客给其2500元后,其和对方发生了性关系,王宁没有问其要介绍费。

  (8)证人张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12月,一个微博名为“济南模特招聘日3000”的人私信其,其加了她微信“高端模特商务咨询”,她说她手上有很多大学生,可以介绍给男客户发生性关系赚钱,随后她向其推送了王宁的微信。其加了王宁微信后,王宁在如家宾馆以面试为名和其发生了性关系。12月3日,王宁联系其说有一个叫郭某2的客户,做一次2000元,他要收取600元介绍费,第二天其和嫖客发生了性关系,其收了2000元,转给王宁600元。

  (9)证人单某的证言,证明2018年9月8日前几天,其通过微博找兼职时,王宁昵称“热心市民-王先森”的微信加了其的微信,跟其说兼职不赚钱,想多赚钱就卖淫,其答应了。9月8日晚上,其按照王宁的要求去了英雄山路亚朵酒店,王宁以面试为名和其发生了性关系。10月13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嫖客井某,通过微信“清风徐来”支付给其3000元嫖资,其扣下房费,给了王宁700元介绍费。后来王宁给其发了很多卖淫的信息,其没再理他。

  (10)证人何某的证言,证明2017年冬天,其想找兼职,就在58同城上查询招聘信息,找到一条招聘礼仪、模特的消息,联系之后,对方给其发过来个微信名片(就是王宁的微信),让其去面试。其和王宁联系之后,王宁让其去历下区诚基中心面试。在诚基中心一个复式的房间里,王宁简单了解其的情况后,就说要和其发生性关系,其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发生完性关系之后,他就离开了王宁的房子。过了不长时间,微信“济南高端商务模特”联系其,让其去接待客户(就是去卖淫)。其一共卖淫两次,收到嫖资一万元,每次其都是转给“济南高端商务模特”1000元。

  (11)证人韩某1的证言,证明王宁通过微信给其介绍了大约五六个小姑娘,第一个其给了王宁5000或6000元,第二个是从济南去的天津,其给了王宁6000元,第三个是其去上海出差,王宁给其找的上海本地的,其给王宁6000元,第四个是张某1,从济南去的上海,其给王宁15000元,第五个女孩是郝某,从济南去的上海,其给王宁12000元。还有个叫叶某的,一个叫王某1的陪其从济南去的天津。王宁曾给其说,他会从中抽取1000到2000元不等的介绍费。

  (12)郭某1的证言,证明2018年年初,其的一个朋友给其推荐了王宁的微信,大约过了两三个月,王宁问其需要女学生吗,其就答应了,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济宁职业学院的,2018年5月12日其按照王宁的要求通过支付宝给这个卖淫女转了1500元,当晚其和这个卖淫女发生了性关系。6月10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新学生,其通过支付宝给王宁转账500元,给这个女学生转账100元,现金支付900元,和这个卖淫女发生了性关系。6月底,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财经大学的卖淫女,其通过支付宝给王宁转账支付500元,给卖淫女转账支付1000元。大约2018年10月份,王宁说有一个女子学院的学生,其通过支付宝转给王宁500元定金,和卖淫女见面后,其通过支付宝转账给女学生1500元,然后其和对方发生了性关系。大约在2018年7月份,其去菏泽出差,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女孩,其通过微信转账给王宁500元,其当天给了给女孩1500元嫖资。2018年8月28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山师大的女学生,其微信转给王宁500元,给女孩转账1500元作为嫖资,9月2日,王宁又给其介绍了一个新学生,其给王宁转账500元定金,给了女孩1500元嫖资。此外,在2018年8月3日,王宁给其介绍了微信名“曹小黑”的女学生,其给王宁微信转账500元,和卖淫女见面后,其又通过微信转给她1500元嫖资。9月2日,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长清女学生,其给王宁转账500元作为定金,后转给女学生1500元作为嫖资。还有在2018年7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财经大学的女学生,其给她转账2000元嫖资,她说还要给王宁转账500元。大约2018年8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开网店的女孩,其微信转给王宁500元定金,见面后其给这个女孩1000元嫖资。

  (13)证人王某2的证言,证明2017年1月,其在微博上看到了一个“商务模特招聘”,里面有一个“高薪模特招聘”的微信号,其就加了对方为好友。并按对方要求支付了200元会员费。3月份,其通过“高薪模特招聘”找了一个山东财经大学的女学生,发生性关系后,其通过微信支付给这个女的2500元嫖资。其后其又通过“高薪模特招聘”找过八次小姐,共支付嫖资21000元,其中支付给“高薪模特招聘”定金5700元。

  (14)证人韩某2的证言,证明2018年年初有个微信名好像是“高薪模特招聘”加其微信。2018年2月份左右,其通过好友验证后,对方给其发各种女孩的图片,问其有兴趣吗,其最终和对方商定了一个2000元的,其在机床二厂附近开好宾馆后,一个女孩到宾馆和其发生了性关系,其转账给“高薪模特招聘”2000元。5月份,“高薪模特招聘”又给其介绍了一个小姐,发生性关系后,其转账给“高薪模特招聘”2500元。7、8月份,“高薪模特招聘”给其介绍的小姐,其与多方发生性关系后,支付给这个女孩2000元。2019年1月份,“高薪模特招聘”给其介绍的小姐,其支付给小姐2500元。其支付嫖资都是用微信转账,微信名是“百事可乐”。“高薪模特招聘”还告诉其介绍小姐是要收取介绍费的,但没有告诉过其数额。

  (15)证人崔某的证言,证明大约2018年1月份,好像是微信名叫“高端模特经纪”的人找其,说可以提供女大学生,后来这个微信又把王宁的微信推送给了其。过了差不多两个月,王宁联系其,并和他见了一面。二三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女大学生,其微信转账给王宁3500元嫖资,当晚其与小姐在高新区丽枫酒店发生了性关系。9月份左右,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章丘的职业学院学生,其现金给了这个卖淫女3000元,并在高新区丽枫酒店与对方发生了性关系,其还提前给了王宁1000元定金。11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家是济宁的卖淫女,其支付给王宁2000元,在高新区亚朵酒店,因为害怕有报警的,其就没有与对方发生性关系。2019年2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山东体育学院的卖淫女,在高新区丽枫酒店,其支付给卖淫女3000元现金,并与对方发生了性关系。3月份,王宁给其介绍了一个政法学院的卖淫女,在高新区丽枫酒店,其给了卖淫女3000元现金,并发生了性关系。其支付嫖资用微信或者现金,支付的微信名是“一二三四五六七”,王宁曾跟其说过介绍小姐要收取介绍费,但收多少没有说过。


沙龙官网

©沙龙官网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